拜访“黄宗羲定律”

本报北京3月11日电(记者王尧)关注当前农村税费问题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昨天和今天两度登门拜访了“黄宗羲定律”的命名者、清华大学教授秦晖,两人就农村问题进行了交流。

秦晖教授说:“虽然我认为学者在乎的应该是学术界的评价,但是看到自己的想法能影响政府的决策,我也很欣慰。”

关于“黄宗羲定律”,秦晖说:“其实在我之前,已有史学家注意到了这个规律―――历史上每次进行税费改革,农民负担在下降一段时间后,都会再涨到一个比改革前更高的水平,再改,再上涨。1997年,我在一篇文章中提出了‘黄宗羲定律’,现在似乎很多学者和官员都认可了这个概念。”

叶青代表介绍:“副总理还问是否有来自监利县的人大代表;税费改革后,那里的农民负担是否降下来了。”

监利是湖北省的产粮大县,这里有个叫李昌平的乡党委书记,曾上书国务院领导,说了让很多农村问题研究者过目不忘的三句话:“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李昌平是我们学校的毕业生。”叶青说。

秦晖说:“我认识李昌平。他后来辞职辗转到了北京。其实,他说的不仅仅是监利县的问题。从历史上看,农民的税费问题,是中国历朝历代都没有解决好的老问题。像现代的‘农民负担卡’这些做法,历史上都试验过。”

41岁的叶青代表,是研究中外财政史的专家。他说:“历史上官方向农民征税,曾有‘上取其一,下取其十’的说法。上级政府要收一个银元的税,底层官吏就敢向农民收十个,留九个自己用。”

秦晖说:“近年来,我多次指导学生到农村进行农民负担问题走向的社会调查,从最基层了解到了一些农民负担的现状。”

某地一个镇长说,过去农民抗税,我们可以叫警察来管;但是农民不交费,我们不能叫警察。现在一并税,我们都可以叫警察了。“如果并税除费的出发点被基层理解为可以叫警察来管,那就很麻烦了。”秦晖说。

秦晖认为,解决农村税费问题的治本之策,在于改革乡镇体制。乡镇不能再养那么多人。乡镇工作人员之所以膨胀,与乡镇干部的子女就业有关。实践表明,这个问题能够解决。

叶青代表说:“有很多代表呼吁,要求减免农业税。因为这个税占国家收入的比重不大,收税成本又很高。”

秦晖不赞同这种观点:“我认为也不必特别规定农民不缴税,农业税也不必减免,只要城乡一视同仁,把农民身上的‘身份性贡赋’免了就行。历史上还有15岁以下、60岁以上不征税之说。现在,一些农村税征到了100岁,某地竟逼一个百余岁的老人缴税,真是滑稽。”

叶青代表说:“目前在选全国人大代表时,24万城里人给一个代表名额,96万农民给一个。有人说,4个农村人顶1个城里人。”

秦晖说:“我了解到,这种分配模式是从前苏联学来的。农村问题的根本解决,是把农民当公民看。”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本报北京3月11日电(记者王尧)关注当前农村税费问题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昨天和今天两度登…

本报北京3月11日电(记者王尧)关注当前农村税费问题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昨天和今天两度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