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德被骗了杀了刘瑾后下一个死的就必然是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庙堂之上,一步错步步错,处处都是陷阱,处处都是敌人,所以皇帝注定会成为孤家寡人。

其实,真正想杀死刘瑾的是杨一清和张永,刘瑾活着就意味着时刻都在损害这二位的利益,而杨一清则代表着正德时期的整个文官集团。雄才大略的正德皇帝杀死刘瑾的后果比崇祯杀死魏忠贤更为严重,刘瑾的死意味着通过宦官来扩充皇权的尝试彻底失败,从此老朱家就彻底变成了被文官集团随意摆布的木偶。

刘瑾之死结束了改革帝国行政管理的任何尝试,从此老朱家只能变成任人宰割的鱼肉了。

刘瑾同和珅一样,仅仅只是皇帝手中的一双白手套而已,真正的幕后黑手恰恰正是皇帝自己。

同时,刘瑾又是一个真正的改革家。当好人皇帝朱佑樘死后,不仅给儿子留下了一把看似至高无上的龙椅,还给朱厚照留下了巨额的财政亏空和难以调和的君臣矛盾,这种矛盾的起因可以追溯到当年朱元璋屠杀大臣的血腥统治。

给谁弄钱?给皇帝弄钱,给贵族弄钱,给大老爷们弄钱。弄谁的钱?弄穷人的钱,这就是著名的“黄宗羲定律”。

黄宗羲定律告诉我们,历史上的每次改革不仅仅都以改朝换代而终结,而且改革所产生的后果是一次比一次恶毒,百姓是一次比一次难过,最终只能用大洗牌的方式来进行历史循环了。

为了弄钱,更为了夺回老朱家曾经叱咤风云的无上皇权,聪明过人的少年天子就只能利用身边的太监来同狡诈恶毒的文官集团来斗智斗勇了,而刘瑾正符合这个条件。

刘瑾有没有造反的想法不知道,但杨一清和张永的政治联盟却是任何人都看得一清二楚的。

一个皇宫内的大太监,一个皇宫外能够左右朝局的权臣,他们两个合作起来,那还会有皇帝什么事吗?

正德皇帝真的不知道刘瑾在外面的飞扬跋扈和到处搜刮民脂民膏吗?明朝的锦衣卫和东厂可不是吃素的。

这就好比乾隆不知道和珅贪婪,赵构不知道秦桧冤死岳飞一样说不过去。其实,正德就是要用刘瑾这种小人来为自己敛财的,这才是刘瑾能顺利战胜文官集团第一次致命攻击的根本原因。

如果采用正常的途径,乾隆、赵构和朱厚照都没法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但采用刘瑾这样的小人就可以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下面的人了。

在文官集团第一次想围杀刘瑾为代表的八虎集团时,朱厚照认为还不是时候,因为这时刘瑾这些人还没能给他积攒起来足够多他想要的财富。

在第二次文官集团围杀刘瑾时朱厚照已经知道了刘瑾家里像和珅家里一样堆满了金山银山,他认为是时候卸磨杀驴了,这才同意了文官集团诛杀刘瑾的请求。

令正德皇帝万万没想到的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真正获利的不是他正德,恰恰是那帮更加阴险毒辣的文官集团。

文官集团为什么那么恨刘瑾?因为刘瑾不讲武德,他将替皇帝盘剥财富的黑手伸向了本就是“黑社会”出身的文官集团,这简直就是黑吃黑。

在刘瑾死后一个月,刘瑾的所有改革政策全部都被废除了,从此文官集团又过上了不用交税的幸福生活,而朱厚照的穷日子又回来了。

文官集团不但有钱,他们还有权,加上不用交税,他们就更加疯狂地兼并土地,这也是明朝频繁出现农民起义的主要原因。文官集团不但有钱,他们还有权,加上不用交税,他们就更加疯狂地兼并土地,这也是明朝频繁出现农民起义的主要原因。

农民不好好过日子为何要造反呢?因为他们饿,因为他们所创造的财富都被皇帝的代言人刘瑾和文官集团的代言人

“三杨”给吸走了。刘瑾活着就能帮正德不断地搞钱,有钱正德就能进一步拉动宫外的武将势力,有了武力加持正德就可以一步步蚕食文官集团的权利和利益。如果任由正德发展下去,以正德的文治武功,他会变成另一个朱元璋。

82%的官员,这种血的教训对文官集团来说是再深刻不过了。为了不再被老朱家屠杀,从朱棣之后明朝的文官集团就时刻预谋着弄死每一个不听话的明朝皇帝,这也是明朝16帝被人弄死10个的真正原因。

为了短暂的利益朱厚照杀死了刘瑾,让文官集团失去了最狡猾的一个敌人,这是最致命的一招臭棋。

在抓捕刘瑾的过程中,第一次抄家并没有在刘瑾家抄出什么违禁品,但为了置他于死地,又抄了一次刘瑾的家,这次居然抄出来盔甲、兵器,甚至于龙袍。

为什么朱厚照的一个小纸条就能弄死一个权倾朝野的刘瑾呢?为什么刘瑾在被捕的状态下还敢趾高气扬地质问满朝文武谁没占过他的便宜呢?说来说去,刘瑾仅仅只是皇权的延伸,离开皇帝的支持,像古代和珅和刘瑾这样的奴才自己什么也不是了。

“落水死”的主要原因。在古代文人眼里,皇帝最好是一个又无本事又不爱操心的大软蛋,他们称颂这样的皇帝为圣君,意思就是所有的权力都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皇帝就是他们手里的吉祥物。

少年天子的正德不但在应州大捷中一展雄风,还企图通过太监来组建一支属于自己的亲卫军,进而像朱元璋那样将文官集团赶尽杀绝。

但在场博弈中,正德不仅仅丢掉了自己的性命,也丢掉了促使老朱家翻身的最后一次机会。在正德死后,下任皇帝嘉靖被文官集团欺负得更憋屈,为了活命他只能躲在深宫里装神弄鬼才躲过了被暗杀的命运。在权力斗争面前,谁对谁错?谁好谁坏?成王败寇而已,不是吗?

庙堂之上,一步错步步错,处处都是陷阱,处处都是敌人,所以皇帝注定会成为孤家寡人。 其实,真正想杀死刘瑾的是杨一…

庙堂之上,一步错步步错,处处都是陷阱,处处都是敌人,所以皇帝注定会成为孤家寡人。 其实,真正想杀死刘瑾的是杨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